一地鸡毛

生活总是一地鸡毛,当老公痛风的时候更是如此。痛风不是一天两天就好的,好得快时一个星期,若是慢甚至半月一月地才好得利索。

不仅得忙忙碌碌地做着家里家外、大大小小的事,而且家的上空总是笼罩着一层阴云。

军可能因为脚痛,情绪格外暴躁、对我发火是没用的,就如热油浇在地上,没有声音。他转向儿子,儿子就跟摸了屁股的老虎,马上要跳起来。我说,别跟你老爸顶嘴,他心情不好。儿子也是懂事,收了声,忍了气,不说话。

早上起来,马上把要洗的衣服用洗衣粉或洗衣液泡好,从冰箱里拿出中午要吃的鱼或者肉,再去买菜,买早点。回家再一件一件把衣服洗干净,晾开。两个人的活一个人干,时间就像鞭子一般,把你往前赶。因为稍不注意,就耽误了什么事情。比如中午儿子吃饭就晚了,午休时间就不够了……

不上班的日子更烦,对着不能动弹的一个大活人,独自在那长吁短叹;或者听着一长一短的,脚步声,心里硌得慌。偏他好一点,就要走来走去。似乎不做一点事就对不住我似的。

所以尽量在他的前头,把家里的事情做好了。等你可以安静地坐在电脑前的时候,却听见他在那找儿子的麻烦:“又开空调,天气这么凉。”或者:“你在干什么?听见你房间里有音乐声。”儿子也不理他,砰地,又把门关上了。

儿子不理,看见我走出房门,他又在发号施令:“帮我捶捶背”,走过去,帮他捶几下,不然,又会很委屈地乱叫。有时烦,白眼瞪他,没看见我要洗菜?

地板落了灰尘,得扫。桌上掉了果汁,得抹干,若是你在房间里转悠,总有干不完的活。

下楼的时候,顺便扔了垃圾。骑了摩托车,去看看房子装修。拥挤的街道比肩接踵,车来车往,忙碌的人们个个衣着光鲜,谁又知道谁的艰难?

夜间窗外的摩托车,开过来开过去,让人无法入眠。军在那边翻来覆去,大约是脚又疼起来,可是各人的苦得各人自己承受,谁也无法代替。

为了生活,我得更好地珍重自己。一地鸡毛,也得一缕一缕地把它拾起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一地鸡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