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布鞋

我的出生带给了我家的是惊喜还有可怕的贫穷,从此一家9口就相依为命的过着苦日子,我妈每次去村里的小店买5毛钱的豆芽小店的老板就会问我妈是不是家里来客人了,因为我们平时是不吃菜的,不是不想是实在没钱买菜,每次我都喜欢把菜汤倒在吃饭的碗里,因为那样粗粮饭就有了一些滋味,吃起来没有那么难下咽了。姐姐们也很听话,他们总是省下来好吃的给我,所以我受的苦是最少的。

我慢慢长大了,该上小学了,姐姐们就陆续退了学,加入到和爸妈一起劳动的行列,后来听说可以出去帮别人干活能赚钱姐姐们也就踏上了打工的道路,大姐干的是男人们一样的建筑活,二姐干的是像牛一样的装卸工,三姐在砖瓦厂拉砖坯,那时候三姐也才十五六岁,姐姐们都曾经累的吐血,是生活的逼迫让她们做的工作远远超出了她们的能力范围,但是姐姐们没叫苦,每次回家都会带给我一些小吃,我当时还以为姐姐们都是出去轻松赚大钱的。后来我小学毕业了,去了镇上上初中在那住在姑姑家,姐姐们会不定期来看我而且每次来都会带我到学校外的小饭店去吃饭,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油条和包子了。姑姑,姑父和表姐们对我也很好,可是毕竟姑姑家也是三个孩子日子过得也不富裕,我只能庆幸我有几个爱我的好姐姐。从小爸爸都没有抱过我,他唯一做的就是干活赚钱,他做的是帮别人装卸煤炭,每次爸爸干活回家只有眼睛和牙齿有白色的地方其它全是黑的,有时候我还会嫌弃爸爸不爱干净。爸爸什么也不说一直默默的做着,没有说过累,没有表达过自己的任何看法。我和小姐姐也比较听话,在学校里从来不惹事,即使被同学欺负也不说,因为说了只会让妈妈为我们担心,有时候默默的流泪,等泪干了就高高兴兴的回家。记得上初二的时候看到同学们都有买的鞋子穿,我穿的还是妈妈自己做的鞋子,所以我不想上体育课,怕同学笑话我,我把我的想法跟妈妈说了,妈妈就带我进了县城去买鞋,结果一看双星的帆布鞋要二十多块一双,好贵,没舍得,连续看了七八个地方都是那么贵,我就跟妈妈说我不买了,妈妈说没关系买一双吧你爱惜点穿就好了,妈妈从身上好几个地方掏出来了面值不同的零碎钞票买了两双,四姐一双我一双,买的时候故意买大了一个号码,说是我的脚还会长的,虽然穿起来不太舒服,但是新鞋子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好像穿上就可以跳好几米高。买完回家我舍不得脱下来并告诉爷爷奶奶我买了新鞋子姐姐也有,我以为这样爷爷奶奶会开心,结果知道妈妈花了五十多块钱就买了两双鞋子爷爷和奶奶的脸色立马变啦,我也感觉到了乌云密布的压抑,那天妈妈被说了,我看到妈妈偷偷的流眼泪了,我也哭了,没有让妈妈看到,我默默的发誓我这双鞋一定要穿到初中毕业,后来缝补了好多次,直到初中毕业以后我还穿过那双满是补丁的帆布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我的布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