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不风雅

秋雨阴绵后的艳阳,不火热却也温暖,至少阳光轻轻柔柔的铺进心田,心便不再阴郁。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淡淡冬日的味道,让人更加贪恋阳光的温情。

午时的大观园,徘徊在亭台楼阁间,游走在水榭岸阶上,不自主的感慨,无处不风雅!其实,所谓穿越,应该是心的穿越。因为当我的脚步迈过那厚重的门槛,耳畔回响起《红楼梦》幽怨的旋律时,我的心已经将我带入了那红楼一梦,顷刻间忘记今夕何夕。

这,应该是15年后二度来到大观园了。本以为可以找回故地重游的情怀,奈何心境早已不同。15年光阴,世事早已几多变迁,而园内风貌依然。

潇湘馆的翠竹挺拔繁盛,守候着千年传颂的爱情;藕香榭前波光粼粼,湖影中仿佛宝哥哥神情黯然,似是念着远去的迎春妹妹;稻香村门前铺满青苔的石板,石阶,尽述岁月之沧桑。大观楼旁侧的小戏台,有人在唱念着宝黛姻缘,台下观众掌声雷动,或许,不为唱段的精彩,但为演员的风雅。曲终人散,我依然静坐,坐在这古老的园子里,眯缝着眼睛,看阳光穿过头顶的灯笼,看旁边的树枝上绿橘成坠,听有风吹过时,树叶落下,一片,又一片,飘飘悠悠,落到草丛里,发出的“哗哗”声;听戏台幕布后有人咿呀哼唱,看有穿着戏服,未及卸妆的演员走进走出,情不自禁的,仿若醉了般,醉于此情此景,醉于这时空交错。脚下走来一只猫,蹭着我的腿不肯离去,也会抬起头,冲着我轻声咕噜,后来就跳上长凳,卧在我身边,陪我一起静静的沉醉。回头,用手轻轻拂过身后大堂古老的窗棱,感慨一门一窗之间,就是千古的交错,这一门一窗,竟是岁月的隔断。

15年前初来,那是个初春的季节,万物生机乍现,正如我青春刚刚绽放。我觉得这个园子好大,好美,池中的鱼儿团团围着我索要吃食,我便兴致盎然的逗弄着鱼儿。我那样快乐的奔跑在园子里,穿梭在假山石洞中,没有多少思绪,只是简单地爱上了江南,爱上了江南的春天。

15年后再来,这是个初冬的季节,园子里安静了许多,池塘里垂败的荷叶似在低吟:“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如同这园中万物,我也历经了风霜雨雪的洗礼,便深藏了我的热情,便更愿意坐在亭台楼阁间,如同这亭台楼阁,无尽风华,静守沧海桑田。我依然深爱着江南,爱上了江南的四季。

过往的游人,也总会吟诵几句《红楼梦》经典的诗词,或者低吟几段经典的唱段,真正是“无处不风雅”。

于是又去走走停停,留恋于一花,一草,便是一世界,不经意间就回到了大门口,感叹着园子似乎不是那么大了,走着走着,就走出来了,却又不舍迈回那厚重的门槛。常常说人生如梦,连这么大个园子,那么多人们的爱恨情仇,纵然传唱千古,却也只是红楼一梦。人生漫长,漫长到不知道明天在哪里,漫长到可以流转为沧海一粟,所以人生如梦如幻;人生又是短暂的,短暂到光阴似箭,转眼便几近不惑,所以人生又是真实而残酷的。

久困于浮华世事,倦了,不如就找个风雅之地,来一场“无处不风雅”的闲游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无处不风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