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y,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City,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写给行走在城里的游魂

一座城,有几分风景,又有几分倾诉呢?

一座城市,因风景,地域特色,风土人情而美丽,它给人的记忆或似有种故意的深刻。你只会因为景色的特别而对它产生局部的短暂性的喜爱。若是因为这种而产生的触动,多多多少会有些遗憾。不知道你会不会眷恋你所在这座城市里走过的每条街道,?翱眯〔荨5闭馓踅值勒?梅抛诺笔钡囊衾帧U庥指檬且恢衷趺囱?那殂耗兀?/p>

城市的记忆深度大部分不是因风景左右的。因风景里的和你熟知的物象有关。这个物象可以是恋人,也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你对它附加情感的一棵树。记得有一首歌曲——《伤心城市》。其实,伤心的不是城市,是城市里给你留下的心情。

还记得余秋雨老师的一篇文章上的一段,具体不记得了,大意是:正当失落的你走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里,突然身后一个重拳从身后打过来,正气愤的你转身看到打你的是你的许久未联系的好朋友时,或许大部分人的的反应不是也狠狠的给他一拳,而是转身给他一个微笑,或者一个拥抱。这就为下一次做足了铺垫。若在以后的某个时刻,你无意走在这座城市的这个位置时,你想到的是这一拳的分量呢?还是久别的那个故人的一句“我等你好久了”呢?

对某一物,某一景的情感,多数是人赋予给它的一种抽象的故时记忆。故地流连忘返,其实,只是在对过去的一种情感交流。和自己对话而已。

对于大多数农村80和90的孩子来说,城市只有白天。而农村白天就是白天,黑夜就是黑夜。记得刚到城市的时候,看着夜晚的红灯酒绿,高兴地玩到了第二天的天亮。到现在才知道,那只不过是新鲜感在作怪。

嗨!城市!

我来了。

十年前的声音耳边又回在响起来了。记得那是刚到北京。感觉那句惊讶还在耳边。不仅感叹,真快!如今游走在各个城市之间。多多少少对以往的新鲜稍有感应。对现在的在城市里的生活状态有些厌倦。有时常常在想,儿时曾经拼命地想卷入城市里的迫切,在今天变得有些对立,甚至是陌生。似乎和学习似的,小时候的梦想被被长大后的现实一步步的击的粉碎。

每次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无法言说的感觉。喜欢一个人听着随机播放的歌曲,和这座城市的路人擦肩而过的感觉,那样,才会觉得自己是这座城市里游魂,一直在陌生或者又可以是熟悉的国度里游离着。在渐渐黄昏下的长椅上坐着,看着努力奔跑在灰暗道路上的车辆以及下班后匆忙赶着回家的行人,坐在椅子上的你?是不是也要下班了?

如今,各种形形色色的城市生活席充斥着迷离,他们在这种生活状态下拼搏着,迷茫着。大多数游离在城市里的青年,为了在这里打拼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渐渐失去了方向。确切的说:城市,就是让所有不同的人成为一种人的毒药。喝了这瓶毒药,就要适应这种生活状态。但是有一点,如果你足够坚强,那么,这瓶毒药就会过滤成良药。接下来,良药还会随时转换成毒药。所以,你要随时适应好与坏之间的变换。

(广西南宁)城市一角

看这些奇葩安静的矗立在大地上,上接着天,下连着地。默默的和空间讲述着自己一砖一瓦。安静的有些冰冷。

白天的city是躁动的,躁动的让你不知道世界何时会安静下来。犹如每天都在过着世界末日样子。朋友们,如果你还没有体验世界末日是什么感觉,那么,现有免费体验旅行。找个自认为别人认为很傻的热闹街道,傻傻的围着街道走一圈。顺便看看对面和你擦肩而过的路人们。如果你此时的心情特糟糕,那恭喜你了。你又离世界末日近了一把。毫无规章的乱行车辆,加上迎面而来的一张张面无表情的,恨不得你想上去给他们狠狠的捏一下那冰冷的脸,再加上你那不知何来的浮躁心情。妈呀!那是个无法想象滋味。如果给我时间,地点,人物。打死我都不想再体验一把的。

夜晚的city是安静的。晚睡的孩子大概是会有体会的。凌晨一点左右,站在十层楼的高度上,泡上一杯自己都叫不上名字的茶,走近窗台,除了看见大楼上挂满的闪灯和路上稀少行驶的车辆的车灯,竖起耳朵去听,除了能听见几个下夜班的在路上狂叫的小青年的刺耳声和远处KTV里过着夜生活的青年的吼叫声。请问,还能听见什么声音呢……..

如果你听见,可以在这里添加上,此处,我用省略号先省略掉,若以后再听见,回头再加上。所以,若不是因为天黑,若不是人类晚上看不见东西,还以为是进错了空间。可能有人会说说的这些都是废话,这是人类正常的生物规律。对此,我只会呵呵。不会去解释的。

安静的夜晚给人的感觉是神秘的,大多数人是喜欢的,失眠者最有体会,他们常常夜晚辗转反侧,苦思冥想。最终输给了绵绵无常的黑暗世界。或者可以这样理解,夜晚能给人一种平和的心境,结束了白天一整天的匆忙,让心灵在晚上得到了归属。让思想在寂静而又寂静的世界里得到了释放。(坦白的讲就是给了人们更多地时间去装逼,去有效的释放荷尔蒙)

这也就是大多数的诗人和作家在这里找到了灵感。身边有作家的朋友都会晓得。他们常常赶稿至深夜,前天,还看到郭敬明写稿写到凌晨4点,对于这种精神,不得不说一句,四哥,好样的!下次,我给你双击。下面看看老外的关于夜晚的文学,读读夜晚在的外国的文学是什么味:

《雪夜》

莫泊桑

黄昏时分,

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天的雪,终于渐下渐止。沉沉夜幕下的大千世界,仿佛凝固了,一切生命都悄悄进入了梦乡。或近或远的山谷、平川、树林、村落……在雪光映照下,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这雪后初霁的夜晚,万籁俱寂,了无生气。

怎么样,够安静吧?大家都在晚上思考或阅读一些有同感共鸣的句子。虽说不是长治浮躁的疗效,多少会给自己片刻性的安慰。让自己在这一刻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这样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过,就个人而言也比较喜欢晚上,特别是城市里的夜晚。(安静中时不时传来几声刹车声,几句貌似听懂又没听懂的鬼哭狼嚎,多少给了几丝坏想的的理由和空间)因为它也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去装逼,看,此时正在装。至于荷尔蒙,那要再等几年了。(不要多想,不是还没不成熟,是在没到的时间内,不能够乱用,会有失狭义道德的)写不下去了,附带刚装逼的小诗一首,共勉:

花下,笑着倾听过

四叶草

街上,一片落叶擦过耳旁,

落在南南的土地上。

恍然中,北方的家乡,

这会儿也应该落下了满地的秋天吧?

顺着落叶的方向,抬头望,

不知道,散落于秋天里的狭隘,

是否归于了北方的的风尘中?

盯着旁边叶下生根的榕树,

叶与根的关系,我永远不懂:

落叶归根,此生不换的是否是树根满怀思念的惆怅?

叶落于根,缠绵不绝的是否又是落叶碎了一地的诺言?

或许,有一点懂得:

彼此在风中诉说过,倾听过,笑过,哭过......

明年开春,

还会以另一种方式相见。

明年秋天,

又会重复着........

路边风雨中站了很久的一棵树,

回放着落叶的倾诉。

在花下,渐入迷离的寻找着

明年的回眸

找不到主题的诗,就是不太好写。以前很喜欢写诗,可这首诗的主题线索想了好久也没有琢磨出来,最后实在不行了,就硬着头皮写了下来。可见读书的重要性啊。以后还是常看书为好。

这篇随笔是围绕着都市生活的感想写的。想到了什么就写,所以,若是感觉乱就对了,因为我也开始乱了哦。说起城市,大多数想到的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天地。其实,除了这些,还有一些心灵的交流,这也是都市给我的一点安慰。因为在这里你也会见到好多人,好人,坏人,听见各种各样的声音。丰富阅历,增广见闻。下面谈谈这几件事情,前面的可以不看,这里希望你能耐心的看一下。

事情一:这件事情发生在从遵义去韶关的路上。从遵义乘火车卧铺到韶关,时间是二十个小时左右。当天下午出发后天凌晨才能到。所以,对于经常乘车的我们,就显得有点悲催了。下午四点从遵义出发,早早的上了车。在车上,我们都会下载海量的电影,电视剧储存在手机里,电脑里。以备车上无聊看。火车和往常一样,穿过高低起伏的山谷,河流,隧道。每站必停,每站也都会稀疏的上来那么几个人。所以,对于上下的人,多少都没怎么关注,你看你的风景,我看我的电影,你吃你的泡面,我嗑我的瓜子。

火车行驶到湖南的境内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向外能看到的只是车窗内的倒影。(所以,对于腼腆的孩子,在火车上,碰见好看的姑娘,不必盯着人家看,顺着窗外看风景就行了,既装逼又有范,前提是傍晚时分)。车子缓缓的在湖南怀化站停了下来。在我们的车厢上来了一个女孩,这里先叫女孩吧(其实是个已婚大姐)在怀化之前已经睡了几个钟头了。看到这位大姐,抬了好多东西,就上前帮了一把。谁知道,这大姐还挺外向,我们就聊了起来。

大姐告诉我们,她此次回家是探望被蛇咬的父亲的。现在是回深圳。大姐是湖南怀化人,已婚,27岁左右(当时还以为是个姑娘,聊到她老公和孩子的时候,瞬间懵了,共同语言是个问题),1米7多。大姐告诉我们,他得父亲是在家里被蛇咬了,幸亏是只毒性小的蛇,并无大碍。他的父母不让她回来,她自己特意请假只身回去。其实,挺佩服大姐的,在亲情和金钱面前选择孝顺,在时间和距离面前选择了理性。感叹,有个女儿还是挺贴心的。大姐的丈夫是四川人,他们是在工作的时候认识的,有一个儿子。虽然工资不高,但生活的很幸福。在深圳这种消费近天价的地方,无车无房。生活的如此和谐。他们的爱情已经超越了距离和物质。不得不为大姐点赞。聊了,一会儿,大姐拿出他们的特色——紫葡萄。给我们几串,我们碍于情面,仅拿了一串放在火车的小桌上。吃了几个,说句实话,不太好吃。最遗憾的时,我们下了火车也没有拿走那一串,合情合理应该拿的,多少是对人家的尊重。

认识了大姐,虽素昧平生,却得到了几点:

1南方气候潮湿,是多蛇的地方。

2爱情是可以超越距离和物质的。

3生活只是一种心态,不要给生活留遗憾,要不然只要不死就会就跟你一辈子

事件二:这个事件比较简单,我不是参与者,只是旁听这个事件发生在北京到广州的列车上,而我要从广州转东莞。这位大哥是个能侃的人物,放在古代,绝对不亚于诸葛亮的舌战群儒。说的事情无人能反驳了。若是有人理会一下,两句话整的无话可说。快到广州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多了一句,广州怎么样?从广州到深圳怎么走?要不要按时间等车?这些回答的,还没到广州,你已经全然了解了广州。不亚于导游。所以,我也是借了光,不用百度map,顺利的到了深圳。

时间三:此事,发生在丽水城区的某一条街道上。我像往常一样的走在路边的街道上,对面来的人一般是不怎么看的,因为大家都是路人甲而已。这次不一样,一位姑娘叫住了我,“先生,等一下!”(可能是看我很是悠闲)我打量了一下这位姑娘,穿着白色的到膝盖的连衣碎花裙,上身披一件像马甲似的透明纱,白皙的脸上涌现出一副清纯可爱的模样。不过主要的是,他是发传单的。其实,我最厌恶发传单的,以为经常会碰见他们。但每次也都会接,因为这是他们的职业,也处于对他们的尊重。

“先生,等一下!”

“对不起,我在工作。”还没等她往下说,我就截住了说。

姑娘尴尬的笑了一下,就离开了。

此事,我也没在意。谁知,第二天的另外一条街道,又碰见了这位姑娘,可能她没有认出来我。随手给我一个传单,我笑着接了。“其实,你已经发给我了,我是昨天工作那个。”说着,大家也相视而笑就走开了。这事情说来也奇怪,这城市有那么小吗?第三天的另一街道,当时的阳光透过树叶散出的光芒,时间大概是中午9点左右。不经意的抬头,又看到了这位姑娘,不过,还没等我摘掉耳边的耳机,这姑娘就来了一句:哦,你在工作,你是工作的那个。说着,就低下头笑了起来。

“所以,今天不要发我了。”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

最后,也没有多说,因为都在工作。只不过对这件事情影响特别深。不同的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多来几次巧合,就成了一次印象的深刻。或许在陌生的城市里,我们只是把这种巧合当做是一种偶遇罢了。有人说,人这一生见过的陌生面孔是有限的,大概一万人左右,可在这一万人当中,你又记住几位了呢?

那位大姐,那位大哥,这位姑娘,我早已忘记他们的面孔了,只不过记住的是游走在城市间的一种安慰罢了。

在这个安逸和平国度里,无论你身在那座城市里,无论做什么样的工作,无论有什么样的感触伤怀。活着,我们都是为了有一个高薪的工作,高质量的生活,一个温馨而又幸福的家庭。

所以,城市,请在给我一点时间,我正在奋斗的路上。

四叶草

20151028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City,请再给我一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