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无名镇魂山之行

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早起,玩电脑,至午后,了然无味,遂想起出行,

我暂居住地是在徐州的东甸子,东边是去高铁站的路,西边是去老火车站的方向,北边是黄山垄,南边是一片山;

我去了南边的山,如半年前的雨天一样,不同的是这次阳光明媚,同样的是我心情中不知道装着什么!

我的目的是去看山,爬山,感悟自然,让自己不再那么颓废。一路上的风景确实给了我不少的感悟正如我想的那样,我走完了半年前雨天没走完得路。

走到那个雨天返回的那片宁静的地方,现在想想没有那阴霾天气的衬托,这地方却是一片臭水沟遍布的地方,于是我继续往前走,向着山的方向。

当我走到山脚尽头的时候没有路,只有一条围着山脚的路,这与我想直接上山的初衷不同,人生有的时候就是跟这情况是那么的相似。犹豫一下,我还是沿着这跳不算宽敞的柏油路走,期望可以找到上山的路,这条路两旁都是一些破旧的房子,似在住人和不住人直接徘徊的那种,偶尔有人也多事些中年妇女或者老人,很难想想在离徐州市这么近的地方会有这种生活形态的存在,也许这样才是他们的生活吧

一路走下去,却找不到进山的岔路,我想找个人问一问,但是终究还是没有,也许如果是别人就会去问吧;这条山路就像是一条人生道路一样,从踏上这山路开始每一座楼房,院子,房间都是一次人生重要的选择,有的人一开始就选择了问,然后看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就停下来,而忘却了山,有的人还记得山,但是山已经不能跟现在的美好生活所比较,他们牺牲了自己的初衷,来换回安宁。还有一种人不论他是不是问了,但是一直不曾忘了山,是来看山的,于是一直走,走到山前,走到山中。我就是一直的走,终于到了路得尽头,山的真正脚下,抬脚就是山。原来我到了,有太多人都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停留在山脚,有的人到了山上才知道初衷是多么的美妙原来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过人生的山路,经历了那么多选择,最终坚持下来了

上山后还是有很多选择,是在山里,还是原路返回,还是抓住机会继续,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答案,而我选择了像南的方向前行。

那里有很多坟地,很多很多,如青山处处埋忠骨一样的多,我八方叩拜,微微鞠身对8面的逝人表以我的敬意,然后我进山了;第一幕看到的是在这安静而肃穆地环境中,有位老阿婆在调减着不知道被挑过多少次的“倾倒垃圾”,我对其示意微笑,然后继续我的路,而她则继续自己的人生。

我是来看山的,但是我最初是想看的是最北边的山,最后却到了最南边的山中。南山中坟地林立的感觉现在我坐在家里依然感觉是那么的肃穆惊人,走过老阿婆,我映着午后的山峰,准备进到那长满青松的山上去看看我一直想看的山。

走进山的路口有一座坟,坐落在小路的旁边,暴露在阳光下,但是其土色却如雨后一般那么的潮湿,好像是新番的土色一样,透露着诡异,我犹豫了,我到底还要不要上山?举目辽望,下路尽头还是一片墓地,我想到我的初衷,战胜自己的懦弱和恐惧,怀着天地间存在的那一股正气,凌然前行,才走过那小路的坟地,发现前路的考验更是巨大,在那一片片青松的掩盖下,是一座座的墓地,小路一半掩盖在青松的阴影下,两旁全是坟地,孤身一人走在其中,说不出的诡异,仿若天地间只有自己一般,至此,支持我走下去的只有那一股存在心中的浩然,我的倔强,我的傲;天地有正气谓曰“浩然”。人在面对那些未知的恐惧的时候,总是难免的去寻找一些精神上的支撑.

我一直坚信着正道的存立,相信着真正的一身正气,于是战胜我身体中不好的一部分,让心中的正气为我的脊梁,让我背手,抬头走过那片“松树林”。

走过小路,进入松树林环抱的里面,在半山腰,有一个类似采石场的地方,有一个大概有4间房屋的连载一起去的那种蓝色临时工房。在其旁边是半山腰开的一个类似涵洞的地方,有两扇大石门,半关着,看不清楚其中的东西,而蓝色工房的门在山风的吹动下,来回的关闭,开启,传来咣当,咣当的声音,并且伴随着隐隐约约的好似一些奇怪的声音,场面诡异至极。走在其中我的脚步感觉到了明显的沉重感,让我心中生出了一丝的恐慌,但是很快就被我心中的正气和淡然而排除身外,我止住自己的好奇心,还是穿过这里,走向另一边青松小路,在这边也有一个同样的半山开凿出的山洞,依然的是石门阻挡,唯一不同的是这旁边立着很多凌乱的石柱,看这让人很心慌,仿佛这扇石门后隐藏什么,就如跟刚才那石门一样似的!

在这样的地方,我回想自己,回想在工区的生活态度,感觉自己活的未免有点太小心,而失去自我。在我上班处,担当一个值班员,有一个领导让烧点水,好吧我烧,没水壶,好吧我去借,烧好,端过去给他倒上,结果别人躺在床上也没起身,甚至连客气都没有一声。失败啊。自从因故调到这班。兢兢业业,一直吧自己当成是被发配到着得人,结果被别人这样的对待心中着实难受。尤其是在之前一天晚上喝酒后,我吐露出我的这种心态,结果其却说自己知道怎么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人,知道怎么带领干好工作。原来做那么多最后还是一个不喜欢的人,排外的人。这种事,现在想想一笑而过吧!

在这片青山中我明悟太多,我对已逝之人保留敬,而无其畏,又何必对一个如此之人存有那么多..........。做回自己,生活多着,凡事皆有两面性,做自己才能追求自己的生活,连自己都找不到,又怎么知道自己要什么?(原来这才是我想要的)

回到那条柏油路开始的地方,我坐在路旁的石沿上,体悟着此次的的心灵总结,回想曾经跟朋友以及仇人的嬉笑怒骂,感觉人要有山岳的神髓,行则厚道,立则不屈;皆又想到生死其实就真是一轮回,都是从无到有而又重归与无,一只羊,从无到小羊,再到老羊,一生吃草,大地养育,老了,重归大地。如果不幸被人用来“果腹”,那么只是把这一环结多一点,最后还是重归与虚土。人也一样,不同的是人是万物灵长,在现知种类中处于食物链的顶端。所以只有生老病死,没有夺生,其结果也没什么区别,一样归于虚土,那么留下是什么?是浩然正气。这是一种精神,气概,传承,更是一种道;不自然而成的,终究不会长远流传,哪怕是以前非常火的“飞猪流”。

此山之行给我诸多感悟,受益良多,回想身边曾经竞争过以及现在竞争的对手.认识的人,有很多都太幼稚,以为跟着那些幼稚的人一起喝喝酒,融入所谓的圈子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以为自己创造几句流行的语言,就以为自己能主导流行的风向标(求学的时候我也曾这么认为过),以为自己做了非主流就真的能另类个性,岂不知那不是特另独行,另类打扮所能模仿的,那是超脱现世界的前卫.那是从骨子里透露的.灵魂中“世人醉,独我醒”的傲!试问你能模仿吗?

再者,哪一个这样的人没有一点圣贤书留下的精髓加身?试问你那连9年义务都是混过来的,之后能是以不学无术为德能明白的吗?你差太多。

换而言之,就连其中的傲,也不是你那种幼小,娇弱的心灵能承受的,就连曾经的李白和屈原都难逃主流的排挤,生则郁郁,逝才流芳。至于那种超前的前卫,就更不是整日沉醉在“酒色犬马.义气争斗”每日昏昏然,而不知所以然,攀比炫耀的人能望其项背的。

我很庆幸自己多少沾染了一点傲和这中癫狂的思想,这也是我的不幸,只这么一点点就已经让认识我的人以为我精神极端,有轻微的精神病,而我父母也这么认为我就真的很难接受了,也许真的只有自己醒着吧!

在回到住处的大门门口,有3个小孩在打那中圆的卡片,如同我小时候用纸张叠成的翻牌一样的玩法。其中一个小孩说人死后就是机器人是吧,另一个赢了的小孩笑着说人死后是灵魂,我倚在花坛旁边微笑的看着他们,,心中对着自己说,“人没有生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穿越”无名镇魂山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