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跑记(4)

总是喜欢拿起我那支不成器的笔,随意写着一些平常的字句,它们随着我的手在键盘上的敲击,便一行行显示在屏幕上,即使它们不会很有深意的存在于世,我也总爱将它们安置在这世间,哪怕是一个潮湿闷润的角落,等到它们发霉,也不见得能让它们出来晒晒阳光,见见外面的世界到底会有怎样的不同。它们对外面的世界是渴望见识的,尤其也传染了我,像疟疾一样,时常引得人半夜起来发烧!

这些不成行的诗,还有那些不成句的文,也都像个残缺伴妥妥地安睡在抽屉,那一个我给它们的角落,安静,除了我,不会被外人打扰。时间过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喜爱上这种生活了,还是无奈没得选择,而选择屈从的悲哀呢?但我内心是安然或释怀了的,该怎样渡过自己的一生,该怎样打扮自己的生活,该怎样才算让自己的生命不被浪费,这便是游刃在光阴里的算计,叫我忘记空虚,不会让自己哪怕浪费更多的时间而悔恨、而空虚的。我的心里已经装不下太多的事,因此,一不小心就会喷涌而出。

但更多的时候我这种无法控制的发泄的情绪总是会连及着无辜,这并不是我希望看到和发生的,我一直在学会忍,终究有时是无能为力,我也希望他们不要辜及我的侵害,我在此表示歉意和忏悔。

没能让人改变的,都被时间改变了,而且面目全非。三年,这三年的时间也不算短,却一晃眼过去了,那些美丽的相遇也就成了回忆,甚至那些邂逅,也成了惋惜。不管和别人说着怎样的话语,带着怎样的心情,有着怎样的口气,那些往事,总是不容戏谑和亵渎的。那些真情可笑,却最真,最纯,最刻骨铭心。

花落片片我的家,也被凋敝装扮成岁月的凄凉了,一口气将一首诗读完,一整天时间写一篇文章,还是不能将人世的喜乐全部表达。还是慢慢来吧,像蜗牛一样,哪怕一生只在一棵树上爬,爬到终点至少无悔,至少了却最初的期盼。回忆这种东西,总是带着一些功利性很强的味道,牵连着每一根知觉的神经。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慕跑记(4)